金沙网投网址app_金沙手机网投_下载入口

当前位置:金沙网投网址app > 散文频道 > 散文 > 故乡的春节

故乡的春节  作者:夜幕星河

发表时间: 2020-01-29  分类:散文  字数:4655  阅读: 47  评论:0条 推荐:4星

风动桂花香,最美是吾乡
 



  

佛城春节的寂寥,让我分外怀念儿时的故乡。

过年是每个孩子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光。一大早,母亲就我给穿上新衣服,扎上羊角辫,擦上了香喷喷的孩儿面。我从枕头下翻出大人给的零花钱,和哥哥妹妹一溜烟跑向老乔家的小卖铺。

老乔的小卖铺其实货不多,但在孩子的眼里简直琳琅满目,玻璃柜台上摆着落地响、升升高、小擦炮,还有点上火会转圈的小蜜蜂礼花,还有高高的玻璃缸里我们仰望的花生糖。我们火速地把这些宝贝装进了浑身上下各个口袋,哥哥带着我们疯跑着奔向欢乐的田野,一会儿在自家田地里豌豆,一会儿到三大伯的田地里炸白菜心,听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很兴奋。三大伯家的狗出了名的凶恶,听到鞭炮声,这家伙一阵一阵狂吠,哥哥喊了一声“快跑”,我们撒开腿使劲跑生怕被狗追上,只听得身后传来三大爷骂骂咧咧的声音:“这些老虎吃的,糟蹋庄稼啊……”

 记忆中的故乡,山水相连,眉目如画。一马平川的坝子背靠着连绵起伏的群山,高高的蔗林中间,是我们宁静的村庄。清真寺的铁钟敲响时,几缕袅袅青烟,是母亲让儿回家的呼唤。故乡的小河永远流淌着温暖,河底是绿绿的青苔,河面是拜拜的雾气,偶尔有巴掌大的小鱼出来遛弯,总被张网以待的孩子逮着正着。我们在河边摸鱼拿虾, 大人在河边有说有笑,两米宽的小河,在我们的脚下默默地流淌,就像我慈祥的祖母,给我们美丽的村庄梳妆……

故乡的三亲四眷说话喜欢洪声大量,春节,忙了一年的人们真好可以凑在一起闲聊。“大侄女,给叔来壶茶!”一进门就扯开嗓子嚷嚷的老叔人高马大,是个壮实汉子。我亲眼看见他干完活回到家,大步流星走进厨房,撬上一大砣牛油三两下咽下去,有时他也不怕腻,能一口气吃下几碗红糖。也许是大食量标配了大音量,母亲说,老马家的男人们侃起“白话”的时候,房子都快掀翻了。他们杀棋飞马,谈天说地,一直要到夜幕深沉才会散去,当我们打扫屋子时,发现家中的5个水壶的茶水都被喝光了,然而我们这个民族却是极为好客的,不怕你肚子大,只怕你吃不下,一壶浓茶、几盘蜜饯,我们在大人的欢笑声、争辩声中度过童年。

勤劳的妈妈们一门心思给全家人准备吃的,在开工之前,她们会把庭院扫得干干净净,香桌抹得一尘不染。玩累的我,总想站上灶台去掀蒸蒸糕的甑子,母亲啪地打了我手一下说道“嘴馋,你也不怕烫着!”,待到一整盘的蒸糕上了桌,母亲熟练地用细细的丝线把蒸糕划成了若干瓣,蒸糕的上面是红糖末和芝麻,中间是刚从田里摘的新鲜蚕豆,下面是软软的糕肉,吃到嘴里又甜又香又解馋。母亲最拿手的还是清真白斩鸡,把鸡宰了掏去内脏用针线缝起来,经过一两个小时认真清洗,密不外传的煮鸡、片鸡手艺,摆在盘中撒上芝麻盐的白斩鸡肥而不腻入口酥滑、食之难忘。很多年后我离开故乡,吃过南北美食,但心心念念的是故乡的蒸糕和白斩鸡, 因为那里有家乡的味道、童年的味道、妈妈的味道。

故乡的姑娘没有不爱干净。临近过年,东沟边蹲满了勤劳的姑娘,锅碗瓢盆、被单蚊帐,经过清冽的河水和他们的纤纤素手,在阳光下飘着香味,我最爱干净的表姐,实在找不到要洗的东西,把床板扛到了河边。 故乡的姑娘没有不爱美的,一到春节,大姐姐、四姐姐这样的大姑娘们,总要把门关上门精心打扮,把浑身上下捯饬得漂漂亮亮再相约出门,我这样的小屁孩被她们各种嫌弃,不和我玩不让我跟也就算了,还不许我坐一坐她们叠得干干净的床。儿时的我们十分顽劣,趁姐姐出门,偷偷拿她的花露水一屋子喷射,或是拿了她的雅倩雪花膏去擦脸,然而每次顽皮皆有代价,这 姐姐发现后我们小姐妹免不了挨揍。

故乡的春节,无人不欢乐,除了我的朋友凤玲。当我们在门前“跳大海”的时候,她盯着我头上的蝴蝶发夹发呆,眼神里尽是羡慕。母亲说,凤玲是个命苦的孩子,她妈生下她不久就死,她爸破四旧的时候带人捣毁清真寺,成了村里的不待见的“坏人”,村里的孩子不跟她玩,凤玲也因此郁郁寡欢,脸上没有一点孩子的欢乐。“我借给你戴吧!”我解下自己头上在蝴蝶发卡给她戴上,“谢谢”,凤玲轻轻地说了一声,黝黑的小脸蛋上有了些许笑容。和凤玲在一起,我觉得很欢畅,每一次我放假回家,凤玲总会带着我爬三四米高的焦桃树,别看她个头不大,却轻车熟路身手敏捷,她还会告诉我,向阳的焦桃虽然有斑点但特别好吃,打井水的时候要把桶翻过来丢下去才能打上满桶来,这是我熟读的课本里没有记载的。有一次,她竟然敢把一条“青叮子”放在手里,任由它在手掌里爬,眉头都不皱一皱。 要知道,这种虫子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惹的,让它咬上一口,包你一个星期又红又肿如坐针毡。

17岁的时候,我离开故乡在远方求学,情窦初开的凤玲和邻村的一个帅小伙子好上了,就在两人要结婚的时候,小伙子突然在一个夜里被车轧死了。凤林哭得死去活来,她对新生活的憧憬,随着一场葬礼间灰飞烟灭。凤玲渐渐大起来的肚子被村上搞计生的人知道后,他们么连哄带拽拉她引产。母亲后来告诉我,可怜的凤玲被拉去引产的时候哭得像个泪人似的,我想,比起身体的痛楚,她心里最痛的,还是与挚爱之人生离死别天人永隔吧。再后来,因为家里穷,凤玲两个哥哥到了适婚年龄还没有找到对象,为了缓解家庭的困境,凤玲嫁了一个和她爸年纪差不多的老头子,远远地离开了故乡,从此很少回家音信渺茫。有一年的春节,我回到故乡时,听说凤玲家的老房子早已换成了新房子,两个哥哥也娶妻生子,村里人说,都是凤玲的老公给的钱。

一年又一年,故乡的春夏送走了亲人的生老病死,故乡的秋冬见证了朋友的离合悲欢,不知为什么,每次我家老房子都要路过那棵焦桃树,我的眼前,仍会飞现凤玲戴上蝴蝶发夹时那一刻绽放的笑容,想起她常常对我说的话:“你真幸福,有个妈……” 晚风吹来,一刹那为远去的她潸然泪下,我想,这就是人生吧,去留凭天意,爱恨不由人,也许,故乡在我的梦里是温暖的,而在她的心里,却写满了伤心绝望。当我们有幸被命运垂青的时候,就请为那些不幸的人,好好地活着。

其实,我想在梦里,走一走故乡的田埂,我想在老屋,逢一逢久违的故人……

                         2020年1月27日于弥勒


编辑点评:
对《故乡的春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