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网址app

《“文革”一瞥》--里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7-12-16   共 0 篇   访问量:769
“文革”一瞥
发布日期:2017-12-16 字数:2059字 阅读:769次

  那是六七年盛夏的一个清晨,曙光驱走了黑暗,一轮红曰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火红火红的朝霞烧红了东边天际,予示着今天又是个晴朗炽热的火爆天。

  复员军人出身的村支书老韩,一向起得很准时。今天他又象往常一样按时醒来,起床后洗把脸,然后遛达到大队部门前的老槐树下,拿起放在树枝杈间的铁棍,一下一下敲击起挂在树框间的废机磨钢盘。钢盘发出尖锐刺耳的铁器声,把熬过昨天白天和昨晚上半晚暑热,后半晚凉快些才睡着的人们从睡梦中敲醒。

  人们睁着睡意惺忪的双眼,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从村南村北的方向向大队部集拢。过了好一会儿,老韩环视一遍,看看该来的人都来了。由于村子小人不多,所以用不着点名,老韩一眼就能看出谁来谁没来。他又朝蹲在不远处街边的三个“黑五类”招呼了一声,这三个人赶紧立起身走过来。这三个“黑五类”是早在半夜就起来扫大街,到现在早已打扫完收拾干净的被管制分子。其中一个是五十多岁的张寡妇,腊黄脸,满脸皱纹,满头白发,弯了腰,倒象是八十多岁的老太婆。听老人们讲,张寡妇是个苦命人,她嫁入夫家没几年,那个本来就是痨病秧子的丈夫就死了,她当牛做马又受公婆的气,没过几年赶上土改,她只承袭了一顶“富农婆”的帽子,村里每次闹运动她就又成了斗争对象。"黑五类″中第二个人是解放前在国民党军队当过团军需官的肖富贵。他身材微胖,原是国民党军孙连仲部下一团军需,淮海战役被俘虏,然后被遣送回乡的。他经常说后悔当初没参加解放军,他那同事在俘虏集训营参加解放军去新疆的,都提高了职级待遇,现在都成了解放军军官。他也常讲他参加过的打曰本鬼子的台儿庄战役,战役何等惨烈,中方和日方都死了不少人。他虽然受管制,但在村里人缘还不错,他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春节时村里家家的对联都是他写,红白事的大字也是他写,又加上他脾气好,所以村里?]人歧视他。第三个"黑五类”是“现行反革命”杜仲,他本来是镇中学的国办教师。由于他平时性格恢谐,爱开玩笑,所以惹祸上身。原因是有一次他带领学生们到田野里打猪草,在回校的路上,看见原插在路边的毛主席像牌被风刮倒在水沟里。他看见了,便对学生们说,“谁会游泳啊,快下去把毛主席请上来,他老人家不知什么时候游泳去了”。这本来就是句玩笑话,要在平时听起来也?]什么。但在当时被别有用心的人一上纲上线,杜仲就成了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开除了公职,发回原籍改造。由于村子小,“黑五类”凑不齐,所以只能管制这三个“黑三类”了。他们三个必须在每天天亮前扫完大街,然后听支书老韩招呼,在监督下参加活动。

  等候的人们看见"黑三类"过来了,知道活动马上要开始了。这时支书老韩招呼大家

  向槐树后大队部的墙壁靠拢。墙壁正中上部端端正正挂着毛泽东和林彪的大幅彩像。当时如果这么直呼其名的话,就是大不敬,不被打成反革命也要受管制,归入扫大街之列。画像右边挂着“黑三类”之一历史反革命肖福贵书写的条幅,“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另一侧条幅是“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支书老韩见大家都过来了,就先举起右手,大家也都先后举起右手。老韩带头先喊“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大家也紧跟着喊“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老韩又喊“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大家也跟着喊“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喊完后,老年人就主动退到后边,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革命青年们主动上前,摆弄好音响后,就扭扭捏捏跳起了“忠”字舞。“忠”字舞本来要求大家都要跳的,但那些上年纪的人怎么也学不会,所以后来老韩决定宣传队的青年们跳,老年人都在后边看。跳着跳着,音响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把人们吓了一跳,吓得原来在街上觅食的鸡都惊叫着扑冷扑冷飞到墙头上。接着喇叭里又沙沙起来,青年们跳“忠”字舞的脚步也乱了,有的甚至停下来。宣传队长捣鼓了好大一会儿,音响才正常响起来,“忠”字舞又接着跳下去。就在这时,人们看见后街的二赖子摇摇晃晃从村北边走来。大家发现了他,看跳舞的人都转过身看他,又转过身看看支书老韩,老韩却装做没看见。老韩是革命原则性极??的人,如果换成别人这么晚来,老韩一定暴跳如雷,劈头盖脸上纲上线批一顿不说,还要??迫义务劳动一天不给工分以示处罚,如果稍有不满惹恼了老韩,老韩给上报到公社,那后果就严重了。但二赖子特殊,他家三代贫农,父母早亡,是奶奶把他一手拉扯大。由于二赖子的伯父早年在抗日战争中牺牲,所以二赖子的奶奶是烈属,县上公社的领导逢年过节还来看望她。所以对二赖子这么晚来,老韩只好装做没看见,息事宁人算了。

  青年们“忠”字舞跳完了,老韩宣布解散,各自回家吃饭,饭后马上上工。这时太阳已有两竿子高了,发出炽白刺眼的光,人们感到身上已经有些热了,饭后干活只有受太阳的炽烤了,但谁也没说什么,都各自散去。


上一篇: 《打拐》     下一篇: 《公论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769次 | 联系作者
对《“文革”一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金沙网投网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