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网址app

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
第一章
发表时间:2019-07-10 点击数:76次 字数:

                        卷 一

                      【第1章】

 

 每个人的一生不一样,但结局都是死亡。2065年郑州的夜和以往没啥不同。87岁的余晓晖被疾病折磨的像个死人,说是死人还有呼吸,就叫他‘活死人’吧,他独坐在突兀的阳台上,蜷曲的身体如一堆即将死去的腐肉,佝偻成一个问号窝在轮椅里,夜风吹拂,窗两边的白纱轻盈的摆着,不远的霓虹在他的脸上反射着红色,绿色,蓝色的光,映着他布满皱褶的脸,如年少时跟着父母出工修的梯田层层叠起。墙上的壁灯散着微弱的光,风吹过,稀落的银发如河滩上的杂草,胡乱的摆动。

城市的夜和乡村不一样,乡村的夜是深黑和静寂的,抬头星星布满天空,静听虫子在蟋蟋的鸣叫,城市的夜在灯光的映衬下迷离多彩,如女人身上那袭轻薄的长纱,勾出身材的曲线,引诱着男人征服的本能。

林立的高楼像庄稼地里的蜀黍杆一幢幢的挨着,城市已没了多余的空地,就像人们没多余的时间休息,匆匆忙忙总怕错过什么。高楼的房间里错落的亮着光,远远看去像微小的蜂巢密密的挤着,房间里静谧的光线显示着主人的存在,有强烈的光穿透玻璃淡向黑夜,有朦胧的光安静地泄在床帘上,与这流失的时间默默对望。

时间沉淀和消耗着每个人的生命,87岁的余晓晖在今天并不是高龄。人生很短,短的用一个成语就能囊括,余晓晖像晚自习时停电去村里‘大街’刘建军的小卖部买的蜡烛,一滴滴燃烧着自己,只是时间过隙,不经意间把他也一点点燃去,最后熬成一位老人,如煤油灯即将断油前发着微弱的光。

余晓晖看向远方,旧事随着时间的发酵越来越多,不是因为我们过得不好而去念旧,而是岁月和时间沉淀的那份短暂的时光。霓虹变换的颜色映在余晓晖那像揉皱了纸的脸上,他的记忆游走在都市的乡村如鱼得水,他从穷僻的乡村来到城市,从陌生到熟悉,屈身立足再到成家,年轻时对城市的向往到现在对故乡的留恋与回忆,让他有想逃的感觉,只为居住的城市是陌生的,生他的故乡是熟悉的,熟悉于他曾经游走过的那些岁月,熟悉于他到过村落的那些角落,熟悉他对故乡的不屑与傲慢,甚至曾经看不起的那个偏僻山村。

城市夜的霓虹给人许多的迷茫和诱惑。不远处错综的高架,交错互通,像老家院墙旁顺着棍子向上攀爬的丝瓜缠绕交错,余晓晖的思绪也随着瓜藤枝蔓的延伸一丝丝伸展开来。

2001年河南郑州,夏至过后的天气和往常一样毒辣,日头炙烤着大地,好像再高些温度能把世间烧着。在这个到处修路架桥,从黄河边刮来黄沙飘浮的城市,却有大批劳力的涌入,他们提着大小的包袱进入城市赚钱养活那原本平淡突然浮躁起来的心,他们要赚更多的钱,享受更舒服的电器,住更大的房子,穿时髦的衣裳,满足心里那永远也填不满的欲望。

21岁的余晓晖坐在长长的公交车上,心想这样庞大的车子在远方那个布满胡同的山村会被长虫(蛇)吃大象似的卡着。车子在发动机咆哮中前行,路口红绿灯指示着车子的起停。离余晓晖住的地方还有很远,他望着车厢,靠窗一位中年人手拿《大河报》专注的看着,在他左侧一位戴眼镜的女孩,扎着小马尾,低头在颠簸的车上用笔在《招聘信息》上抄着,前方三个男孩二个女孩,他们有站,有坐,操着听不太懂的方言,他们时而大笑,时而打闹,话题像一件被扯开头的线衣,只要找到线头,就能一直扯下去。

天渐渐黑下来,路灯的点亮唤醒城市夜生活的开始。公交车把人像收蜀黍样从站台一点点收进,然后再一点点倒出,随着夜色的加重,吵闹的车????劣诎簿玻?粼诔瞪系氖峭缸殴饬恋纳?屎吐繁呗返频呐惆椤=枳湃鹘?荡暗穆返疲?嘞?驮俅位饭讼÷涞某迪幔?耸背迪崂锪魈首叛蘩龊颓逵保?峦戆嗟呐?⒚巧仙碜懦纳溃?∝裕?凶仙??渡??咨??屡湫奚淼呐W锌悖?と梗?褚黄??撇嗜诮?迪幔??瞧し舭尊??乓惶斓钠1梗??敲挥写笊?牧奶欤?蜃?蛘净蚶?诺趸罚?硖逑窆以谏?系暮4??孀懦底拥男凶咔昂笠“凇G胺揭桓鎏峁何锎?钠攵??⑴ね泛秃竺娴耐?樘致圩牛?募业囊路?螅?募冶阋耍?母龊每矗?母隼掀?R晃晃鞣?腥耸痔峁?陌??嵩诘首由洗蝽铮???P机‘嘀嘀’的响起把他从梦里惊醒。手提帆布包刚到这个城市的男女,迷茫而好奇的望向窗外,如余晓晖刚到这个城市一样迷茫无助。

人体高,矮,胖,瘦的立体夹杂着人类喜,怒,哀,乐的表情和声音,在这个咆哮的公交车上散播,时间对于空间是流失的,空间对于人类是变换的,公交车仍在前行,女孩们聊天里夹着乡音,和这个城市里汇集的人流一样,汇集着各地的方言让人新奇。

城市像一头贪婪的怪物,不停接受着到来的人们。公交车走着不变的路线,车子下高架撇去繁华,一路正北,当车子停在一个城郊的终点,余晓晖跟着不多的人群下车,这是他租住的地方。一个生活成本不高的城郊村庄。村庄白天虽有人员的流动,但却略显静寂,但当夜晚来临,村落却是一番热闹。

夜的路灯射着淡黄的光,好像落日的残阳无力的落在这个世界。过路的车子卷起一路灰尘,在灯光的照射下飘起浮灰。水管组合的衣架上挂着男式短袖,女式裙装,地上摆着各式的凉鞋。不远处是夜市小摊,路旁饭馆吃饭的人们坐在外面,摔开膀子一杯杯把啤酒往胃里灌,那大扯嗓门的猜枚声,给这个都市的夜增添了许多的热闹和喧嚣。村庄里宾馆门前的灯箱亮着住宿的广告,招揽需要停脚的人们。一条窄长的胡同里亮着红,蓝,粉,紫,暧昧灯光的按摩店,在这个人员杂乱的都市村庄已明眼于人。大家都知道她们经营的是皮肉营生,但在这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年代,谁也不说什么,毕竟都是为了生活,只是有些人的选择违背了社会的道德和人性的范畴,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人们的底线不断的被挑战与蹂躏。

余晓晖走在街上,一辆摩托车的吼叫带起塑料袋的纷飞从他身边蹿过,余晓晖拐进本就不宽两边却停满自行车的街道,牵手的情侣从他身边经过,他忽然想到一起长大的翠,翠大名叫刘翠萍,和余晓晖一样大,是他最好的伙伴。在余晓晖心中对翠最多的是那份亲情,但不知何时夹杂着略显羞涩的爱,这个时期的男女不知从几时开始对异性非常的好奇,他们渴望与她们相遇,当遇到她们时兴奋半天,看不到时心如掏空样难受,青春男女的成长如蛹成蝶的蜕变。

余晓晖到郑州快一星期还没找到工作。从老家到城市容易,但找工作并没想象中的容易。他学习不错,但家庭原因没上完中学的他第一次出门就感到很大的阻力。这阻力不是他对社会的害怕,而是他不知该去往何处。他走进一个院落,上楼穿过挂着衬衫,裙子,文胸,内裤窄长的过道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些衣服掩盖着人类身体的羞丑,却遮掩不住他们行为的卑劣。色彩斑斓的衣服像一副拼图,也如窄长过道里亮着暧昧灯光的那份淫秽,从广义上说人类是最干净的生物,但相对干净而言,人类是最肮脏和龌龊的物种。

楼道的声控灯随着外界的吵杂忽明忽暗,像惊悚片中幽灵的场景一亮一闪,余晓晖瘦高的身体碰到衣架上挂着的一个蓝色文胸,他像看到一个女人裸露的奶子在撩拨他那年轻的身体,内心深处有股热血急速的冲向脑袋,脸臊的红了起来。但白天遇到的事情反倒让他没有这份欲望,有的只是瞬间的激动与视觉的快感。

走进房间躺在风扇呼呼做响的床上,闷热的天气让余晓晖更急躁,他想起了白天的经历。余晓晖去找在大街上看到的水电安装工,被告知要交100块的报名费,再看经理一脸不屑的表情余晓晖决定不交。后来他去找酒店服务员,前台告诉他上二楼找经理。到经理办公室敲门没人应声,余晓晖随手一推门开了,但眼前的一幕把他惊住了。一个女人斜躺在办公桌上,穿着高跟鞋的双腿架在一个男人肩上,白色内裤在一条腿上挑着,像投降的白旗一般耀眼,男人裤子褪至小腿,光着屁股在两腿间卖力,门开的瞬间余晓晖听到女人呢乱的呻吟和男人的低沉,女人急忙起身,随着男人快速的转头余晓晖呆了,因为她看到了女人慌乱中没能遮住的奶子,白皙饱满,这个物件让从未尝过男女情欲的余晓晖像被电击一样戳在那里。

“你……你……你干嘛呢?”男人回头望着余晓晖,显然余晓晖打断了原本他们温柔的意境。女人此时才意识到刚才的慌乱,忙拿衣服遮盖裸露的身体。之后把粉红的奶罩往下一拉,圆润的奶子被包的就剩下一道深深的乳沟,女人扣好衣扣滑下桌面,一并把短裙拉下,背对门口理着凌乱的头发。

“我找经理。”余晓晖把目光投向办公桌后墙上挂着的“厚德载物”的行书匾额上紧张的说。

“小兄弟,先把门关上,我马上来,马上来。”男人边提裤子边说。  

“好,你先忙,”余晓晖关上门心里骂了句“狗男女,真是驴骡配犋,不分场合。”余晓晖猜他们不是真正的夫妻,真正的爱人是不会在公共场合做这事,因为这种事是羞愧和私密的,只有偷情才会不择地方不择手段,寻找偷偷摸摸带来的那份心理的刺激和肉体的快感。

在乡村夫妻交媾要等娃子们熟睡。在那个没电视,没娱乐,没避孕的年代,媳妇熄了灯在床上哄娃子睡觉,丈夫卸去白天的劳作,看见媳妇光溜的身体不由的把粗糙的手伸向那对浑实的奶子,在黑暗中感受那份温柔和细腻。那时的女人很结实,不像现在的女人,不是炎症就是不孕,那时的男人很健康,不像现在的男人吃的好,身体却不如以前,所以那时每家的娃子如割韭菜样,一茬接一茬,在那个少吃没喝的年代长的极快。

村子里的人们看到有在路边配种的狗都会把他们撵走,为的是怕娃子们学坏,更怕娃子们问他们不知如何回答的,娘,我从哪里来?而余晓晖白天遇到办公室之事,真如狗,驴求欢一样,不分场合。余晓晖想到驴又笑了,这让他想起在学校操场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陈扒爷家马驴配犋的场景,因为那句“你先忙”对应的也是这样的场景,好像他们真的很忙一样。   (未完,待续)


  
上一章:无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高旭光
对《第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金沙网投网址app